第二節   牛津學堂為現代教育之發祥地

。馬偕傅士利用牛津郡鄉親捐款建於1882年之理學堂大書院

1880年年底,馬偕博士回到加拿大,應邀在各地演講,報告他在台灣的宣教經歷。他那充滿傅奇性的宣教成果,自然引起極大轟動。馬偕博士特別提議在淡水設立學校,以培養教會和社曾所需人才。此事立刻得到當時牧師和牛津郡一家《前哨評論報》(Sentinel Review)的大力支持,並發起募款運動。在1881年11月馬偕博士返台的送別會上,他們交給他所募得6215元美金,作為在淡水興建一現代化學校的經費。

馬偕博士回到台灣後立刻著手進行,在今淡江中學西側購置土地,由福建購入磚瓦建材,親自設計監工。1882年7月這座中西合璧的紅磚建築落成啟用,命名「理學堂大書院」,英文以Oxford CoIIege(牛津學堂)稱之,為的是紀念加拿大牛津郡鄉親的盛情美意。9月14日舉行落成典禮和開學式,除了師生之外,有各地教會信徒、英國領事、外國行商、海關客卿、以及台北知府等清朝官吏。代表官方的孫開華提督致辭謂「如此台灣蕞爾小島,而有此學堂,誠為全國最善之舉」。此外,也有中外人士捐贈經費和設備來共襄盛舉,可謂盛況空前。

。已被政府列入二級古蹟保存的牛津學堂今貌
。牛津學堂是中西合璧的紅磚建築

當時並無入學考試,學生由數十位志願者中,經各地傳道師選拔推薦。首屆有18人獲准入學,而牛津學堂教師除了擔任校長的馬偕博士之外,尚有露天教育時期的學長及外聘的漢學教席等。

其教學內容並非侷限於學習基督教教義、聖經研究等,還包括天文學、化學、物理、地質學、地理學、生物學、動物學、植物學和一般自然科學、也有衛生、解剖、藥理、臨床醫學、體育、音樂、算術等,教學設備有清末台灣罕見的講壇、黑板、世界大地圖、天文圖、風琴、譜架,也有博物室、圖書室,此外在馬偕博士的宿舍還有一間研究室,內有地球儀、萬花筒、相機、各式科學儀器、標本和收藏片等。多得如他所說的「可以使驕傲的文人低頭、使自大的官吏悅服」。

至於教學方式除課堂授課之外,有野地實務教學、標本採集、參觀旅行。由於學生採住宿生活,因此每晚「夜會」,學生有唱詩、演講、辯論等活動。馬偕博士除傳授知識之外,對生活教育更是重視,無論教室或寢室,都要求整潔,儀容端莊、精神抖擻,並改變惡習。馬偕博士有機會也常邀請駐淡水領事、洋商、稅務司、旅行途經淡水的船長、官員、科學家、軍人等,來專題演講,以增廣學生見聞。牛津學堂無論是規模設備,創校理想,或是教學方式與理念,在浦末的中國來說,是相當先進的,真不愧為台灣新文化教育的發祥地。

。馬偕博士與助教柯維思,在牛津學堂教室上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