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節   校名的更改與八角塔的落成

。八角塔正門上方原本雕寫「大正14年」和「淡水中學」的當時校名。

淡水中學校自開辦以來,一直沿用牛津學堂為校舍,由於該建築規模有限,且精美的女學校校舍更已改建使用,因此新校舍的建設,成了男子中學的首要工作。1919年春天,日本政府允許為此項建築計畫募款,不久就募得一萬六千元日幣的捐助,同時也向加拿大申請補助。

1922年2月,總督府重新頒行《台灣教育令》,對私立學校諸多限制,非官方之學校不得再用「學校」之名稱。到了10月男女兩校因此分別改名「私立淡水中學」與「私立淡水女學院」。翌年六月,新校園內由羅虔益先生設計的男生體育館落成啟用,它是因作為北部教會設教五十週年紀念大會之會場,而先行竣工的。同年年底,同樣由羅虔益先生設計的八角塔新校舍開工。

1925午6月全部落成,學生由借用11年之久的牛津學堂遷往現址(牛津學堂一直作為學生宿舍至1931年),自此七十多年來八角塔成了淡江人的精神象徵。同時,馬偕博士的遺孀張聰明女士,又將馬偕博士遺留給其家族的五千餘坪土地,捐給中學做為運動場,即今之橄欖球場。新校舍、新氣象,讓淡水中學邁入一個新時代。

1925年夏天,原本以使用台語和英語為主的偕叡廉校長,在時局的壓力下,為學好國語(日語)而前往日本一年半。可惜,此舉並未贏得日本政府的善意回應。淡水中學和淡水女學院以宗教精神立校,以西方人本教育為主體,以台灣子弟為教育對象,教學使用台語,也教聖經,因此無法見容於日本軍國主義的「皇民化」政策。雖然有良好的師資、優美的校園、齊全的設備,卻始終無法獲致總督府「備案」和「認定」為合格之中學校。在常時教育環境為日人所壟斷的情形下,淡中和女學校都成為台灣人珍貴的教育管道,不過在政策性的為難下,男女兩校學生無法繼續考高等學校、升大學。因此,除非是信徒子弟想進入神學校外,一般學生大抵唸兩、三年後就轉往日本讀書,故結業時的畢業生,往往不到原來入學人數的一成。

。女生部大樓至今還保留原「淡水女學校」的校名。
。體育館和八角塔陸續完工後,淡中結束了借用「牛津學堂」的年代(1925)

淡水中學自開校至1935年間,除短時間偕叡廉先生不在國內,曾由宣教士羅虔益、偕叡理(Rev. George a. Williams)、高華德(Rev. W.G. Goates)、孫雅各、明有德代理過外,校長一職都由偕叡廉先生擔任,對早期淡江中學發展貢獻最大。而身為教育碩士的金仁理姑娘,在女學院任職校長13年之久,為女校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可惜,1927年加拿大本國之教育,因教團組織間的分合產生歧見,為此波及海外的台灣,因組織的改變,不少男女兩校的宣教士為此離職。翌年,金仁理姑娘和婦學堂的高哈拿校長離職歸國,由黎瑪美姑娘繼任女學院校長三年。1931年再由社道理姑娘(Miss Dorothy DougIas)繼任,婦學堂由閔瑪琍((MissAlma Burdick)繼任校長。

。八角塔落成一直是淡江人的精神堡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