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節   日本校長的勵精圖治與正式立案

。友坂一世校長。

1937年元月,在立川義男代理校長的兩年後,曾在台南一中教英文並任教務主任的日人有板一世,受今川淵之邀請到淡水出任淡水中學和淡水女學院兩校之校長。有板是一位開明的學者,極富理想和才能。由於他是教會學校出身的。對過去兩校的教會背景也相當尊重。他到職後勵精圖治,一掃日人打壓期間的疲弱態勢,使兩校一振而起,結合了兩校過去的基礎和傳統,終於進入另一個輝煌的局面。他一上任立刻大刀闊斧進行整頓,運用自己的關係,並尋找一切可能的管道爭取資源。除了向台北州教育課及總督府文教局爭取經費,用以改善教室、充實教學設備之外,並自日本本土聘請優秀的教師,強化教學陣容,以替代因日人治校而陸續離職的原兩校教員。如李登輝先生四年級時的導師青野翁助,即是留學歐美的學者。

當時學校不僅全面更新體育設施,理化實驗器材也汰舊換新,各式校舍也陸續增建。如:武道館、體育館、學寮、涼亭、農場、溫室、相撲場、靶場等。

1937年(昭和13年)台灣總督府修改教育法令,認可私立中學之創設。淡水男女兩校終於可以立案,兩校各改名為「私立淡水高等女學校」和「私立淡水中學校」。當時為了紀念這件期待已久的盛事,除了在八角塔正門上方重刻「私立淡水中學校」之校名,也在正門道路兩旁分植亞力山大椰子樹以茲紀念,目前這些椰子樹都已近三層樓高了。

。右側建築物是友坂校長時代的體育館(原體育館改為武道館)。
。八角塔正面兩側椰子樹是1941年立案三週年所植的紀念樹(1941)

同年,有板校長也依遵兩年前讓渡時雙方的協議,開始興建「馬偕博士紀念圖書館」,這項建築的經費,來日1931年時台灣長老教會北部中會之決議,當時由全台募得的三萬元日幣。加拿大教士會對日人的這項約定,是為使日後的淡水中學學子能瞭解,此校是淵源於馬偕博士的教育精神。

有板校長另一項讓當年師生感懷不已的,就是不歧視台灣子弟的作風。台灣在日人長期不平等差別教育下,公立學校幾乎為日人所壟斷,而私立的淡中和淡水高女幾乎清一色為台籍子弟。有板為了鼓舞學生學習與提高學校的競爭力,除了爭取公立明星學校的老師到淡中教書之外、也將他三位在公立學校就讀的兒子,轉學到淡中與台籍學生同窗共學以示公平。此舉果然帶動朝氣蓬勃的校風,不論在學業或運動方面都有傑出的表現。不只人人爭讀,升學率也遽升,讓當時的日人刮目相看。而有板校長真辦學的精神和影響,更令後人敬佩不已。

。當時重要的運動劍道課(19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