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館簡介 服務時間 行政 淡水開講 從馬偕博士說起 姑娘樓 小白宮
周明德學長講故事

周明德,淡水人。 1942 年淡江中學畢業之學長,為台灣第一位氣象家,以氣象學及台灣鄉土史 等 著作而聞名文化界。在其著作《海天雜文》中曾述及「小白宮」之一段風流軼事,本校獲周明德學長之同意,節錄該文片段 … …

伊藤博文是締結馬關條約的日方主角。他是明治維新的功臣,一生多采多姿:當過四次首相,憲法起草者,樞密院議長,貴族院議長,政友會總裁,韓國總監等。他的一生又是多才多藝,詠漢詩和書法都是第一流的。能吟風弄月、酒色樣樣來。「高樓傾盡三杯酒,天下英雄在眼中」這一對聯便是他的得意傑作。

日本殖民台灣滿一週年(公元 1896 年 6 月 17 日 )曾在台北舉行盛大的「台灣始政週年紀念典禮」,來誇耀他們的「偉大成就」。因伊藤是攫台的大功臣,則被邀請來台參加這典禮。同月 9 日,他由第二任台灣總督桂太郎陪伴,從日本五豐港乘吉野號軍艦前來台灣。他參加該典禮後,於同月 20 日從台北抵滬尾(今淡水鎮)住一夜。次日由淡水港乘輪船離台。

當伊藤一行十來名抵滬尾後,分別住宿於埔頂前清稅務司公署。當晚,招集若干名當地藝旦陪酒助興取樂。所謂藝旦是賣藝的酒女。除陪酒外,能詠詩彈琴,使雅興滿座。伊藤少年時期就學於日本著名漢學者吉田松陰,所以他的漢文根基良好,能書能詩,號「春畝」。他這次訪台期中,已詠四、五首漢詩。這夜在蠟燭微光下又作一首「題台北城壁」:同仁一視沒陰晴,需以斯心策治平,滿堂唱和乾坤動,日本皇帝萬歲聲。這首漢詩的好壞姑且別論,從這首我們可以窺伺伊藤洋洋得意,句句自誇自讚。伊藤酒後到走廊,坐下藤椅,面淡水河口納涼,悠悠然欣賞初夏夜景。是夜月光皎潔,遠近漁火點點,數株「雞蛋花」正開花,微香滿庭,爽氣不盡。散會時,伊藤高興之餘,賞一個銀質懷錶給今宵的紅牌藝旦「阿勉」。

從前,電子錶未問世,錶皆是彈簧錶。因為彈簧錶難於大量生產,成本高,人們視為名貴的東西。它分為懷錶和手錶兩種,前者被視為更珍貴。通常,紳士們以金鍊鉤結懷錶,藏在背心小口袋裡,每看時間,拉金鍊引出懷錶。其舉動時髦且神氣,風靡昔日。

1930 年左右,有一位住在淡水近郊的中年男性鄉親拿一個懷錶到某當鋪,欲抵押借錢。老闆打開該錶蓋,不禁大驚,不但是英國製名錶,且刻有十六片菊花瓣(係日本皇室徽章,稱「菊花御徽章」)及編號。該老闆認為此鄉下人與這御紋章「御物」不配,諒必盜物,乃暗中報警。旋踵,警察局長親率數名刑警,將此男子拘捕。經查問其來路,此錶便是家母阿勉所有,且稱三十多年前由一貴賓所贈。她不懂日語,更不知該貴賓的姓名或身分。警局不得已次第呈報到台灣總督府。然仍不得要領。因事關日本皇室的「御物」,使台灣總督府的大官們頭痛萬分。

阿勉一生以纏足自傲。雖然往日的花容玉貌以褪黃,但是藝旦的雅韻尚在,使日方不敢貿然處理。後來根據該錶的編號,由日本宮內省檔案中查出該錶所有人是「內閣總理大臣伊藤博文」。雖然,當時伊藤已去世二十多年,但很快地查出他的當時行蹤,且與阿勉的供述吻合,於是才還她清白。既然,此「御物」以易主為阿勉所有,則台灣總督府用相當價格收購,以防「御物」繼續流落,才平息這樁棘手案件。

▲周明德為1942年畢業之淡江學長(畫圈者)右
下角為他當年的班長李登輝(1941年攝)
▲1942年畢冊上的周明德 ▲日首伊藤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