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館簡介 服務時間 行政 淡水開講 從馬偕博士說起 姑娘樓 小白宮
淡江中學的失戀橋

當年洋官大人會挑砲台埔建「小白宮」為別莊,不外乎是這裡居高臨下展望最佳。早年前面沒有建物,臨岡遠眺視野必然是自東盡西一覽無遺的。與觀音山隔江相望,山色空濛、神氣漸漸,而俯視淡江,也是水光天色,交相輝映。每至風和日麗,海碧峰青;若遇霪霏,「漁港堤影、煙雨孤帆」,氣象萬千。不僅夕陽西沈時,下映浪花宛如「海口嚥日」,就是三五之夜,也是銀柱橫江、「浮州泛月」,別有一番風情。特別是海關小白宮前的半屏橋,登臨其上聽足下流水潺潺,每見學子遊人沿渠旁斑駁石階拾級上下,非常詩意。

小白宮前即是淡水最浪漫的觀景點,自然也會是紅男綠女遊賞、交心、定情的好地方。民國五○年代,台灣民風保守,含蓄依舊,但西方自由戀愛風潮隨著美國電影開始吹向台灣社會,正處「純真年代」的淡江中學青年男女自然也會「情竇初開」。但教會學校男女嚴格分部的傳統,加上以衛道為天責的陳泗治校長在校園劃下 38 度線,和洪金生主任、教官的厲行「取締」,男女交往在淡江校園成了禁忌遊戲。不過學生總有下課的時候,住校生(當時 90 %住宿生)也有下山「放封」的時間,距校門前百步之遙的小白宮前,就成了最佳約會地點。此位置雖談不上隱閉,但對學生來講具「戰略價值」,只要死黨把風就安全無慮。但重要的是這裡江山如此多嬌,尤其在「羅馬假期」、「花蕊戀春風」、「情定日落橋」等,幾部結合美景與情愛、讓女學生刻骨銘心的電影之催化,在這裡根本就是「兩小無猜」的電影情境。因此,小白宮前和半邊橋就此得名「情人橋」、「戀愛橋」,只是當時的學生和今日一樣習慣負面表述,最後定名「失戀橋」。

發生在失戀橋上的故事是說不完的,在那清純的年代,那種浪漫不是這一代所能意會的。一直到民國六○年代,因社會開放男女的約會司空見慣,也隨著小白宮的荒廢和前方環境景觀的改變,才不再上演這種故事,而「失戀橋」的名稱,也成歷史名詞了。
失戀橋在當時不僅是多情的淡江學子所常去,也是陳泗治校長賞景、沈思的地方,他著名的鋼琴小品「幻想曲:淡水」、「降 D 大調練習曲」都是以此美景為創作靈感的。有趣的是六○年代後,失戀橋下通漁港的石階道,被淡江橄欖球隊作為魔鬼訓練的衝刺坡道。
民國八○年代後淡水觀光急速發展,有深度的文化旅遊成為特色,埔頂的洋樓古蹟逐漸被人所發現,在海關小白宮也被列入古蹟保存時,失戀橋的名稱和故事再度被人提起,與此同時,失戀橋和其下的步道,卻因幾項公共建設而原味大失,後來有部份學者陸續提出「埔頂地區歷史性步道規劃」和「埔頂地區自導性步道系統」等。在 2002 年藉著「河岸空間美化工程」將失戀橋及台階道之間的士地改為一觀景平台,並提供座椅供人雅坐、休憩和賞景,創作者程忠賢老師把握「由近而遠」的景觀特性,重新設計其欄杆,以水平的線條來襯托遠方的景物的水平性(觀音山及淡水河岸線),而仿浮木的欄杆扶手,則以高低錯落的方式呈現。為增加其文學性,扶手面則刻著名女詩人汪李如月詠讚淡水風光的詩詞,汪李如月是淡江中學前身女學校的畢業生。
自此,失戀橋再成一觀景地,和淡江中學校門兩旁的夜間照明,共同成為埔頂地區的近代景觀藝術作品。

▲1983年由失戀橋所見之夕陽景色。
▲1960年代,由失戀橋所見之漁港景緻。
▲三所小白宮前原本都是青翠的山崗。
▲今日淡水郵局和電信局是清代文口
海關所在,本照片約攝於1935年。
▲失戀橋今日已成觀景平台和登高休息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