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館簡介 服務時間 行政 淡水開講 從馬偕博士說起 姑娘樓 小白宮
馬偕博士和海關專長

淡水開關十年後,淡江中學創辦人 馬偕 博士也來到淡水,以此港口為其宣教,醫療和教育的基地 長達 二十九年之久,其間也正是淡水海關之盛世,因此他和海關官員極為密切,尤其和海關長有極深的情誼。他在其著作< From Far Formosa >有一章談到他的佈道團與在台的外僑關係融洽,有別於其他地方時,有如下其敘述:

回顧我們在台灣佈道的全部歷史,我必須說:在佈道工作者和僑民或暫住的外國人之間的關係,是極為和洽的。在以前的許多章中,已經屢次講到歐美的商人、領事、海關專員及醫生等人對我們所表示的好意和援助。 Tait & Co 、 Boyd & Co , Dou las 、 La Praik & Co. 等外國商行及中國人所聘用的其他人士,都時常對我們的工作非常關切。例如: Frater 、 Allen 、 Hosie 、 Ayrton 、 Morse 、 Hall 、 Boume 、 Hobson 等領事和海關稅務司是我自己的朋友。我回憶他們,常很感激。我到「番區」中去旅行時,不止一次蒙他們之中的 一兩 位伴遊而得以增加樂趣。

Hobson 在海關時,曾經和我去過一次,我們兩人都不會忘記我們在山中的那些經驗的。我們冷得發抖,在一所小屋中,燒潮濕的木頭以取暖,在瀰漫煙霧的屋內過了大半天。 Hobson 在夜裡睡不著,大概一則由於「生番」地區中的心理作用;一則也由於我裹著一張鹿皮,時刻發出像手槍聲似的聲響的緣故。我也記得:某一個很熱的晚上, Hobson 和 Ringer 醫師從淡水到八里坌來和我同吃一年中所未見的晚餐。

醫藥界的人士都樂意幫助我們的工作,作了許多有價值的事情, Ringer 醫師不但在疾病中照料我,而且他住在淡水時主持我們的醫院,對於佈道團有了很大的貢獻。

上述的 Mr. Hobson 的探險是 1873 年 11 月到苗栗獅潭入山看賽夏族的矮靈祭。而重要的節慶如牛津學堂開學、設教紀念日等,海關長也都是與會貴賓。海關洋員也照常顧馬偕的信徒。曾有海關的工人因信教要守安息日(當時社會還沒有放禮拜天),海關也在那天計工資,而馬偕也常利用假日和淡水外僑、海關洋員到淡水水源地(今水 頭)野餐,喝時髦的蘇打水(當地叫「番仔酒」)
此外,因 馬偕 博士不是執照醫生,因此海關醫員( Surgeon )都是滬尾偕醫館的正式醫師,計有:
1 . 凌爾( Dr.B.S.Ringer-1873/1880 英人)
2 . 周漢森( Dr.H.Johansen-1873/1892 德人)
3 . 禮德( Dr. A.Rennie-1880/1892 英人)
4 . 安基爾( Dr. F.C.Angear/1886/1895 英人)
5 . 魏全遜( Dr.Wikson-1897/1898 英人)

這五人主持醫館對台灣現代醫療有不可抹滅的貢獻,尤其 1879 年 馬偕 博士和 Dr.Ringer ,曾在滬尾醫館解剖一名因呼吸道致命的水手,而發現肺蛭蟲之寄生人體,此為全球首宗病例,肺蛭蟲之寄生就以 Dr.Ringer 命名為 Dr.stoma Ringer (今名 Paragonimus Westerman )。

此外,馬偕除了和海關洋員有情誼,和華籍海關監督通商委員李彤恩,也有二十年的交情,因中法戰爭被拆毀之教堂就是透過李彤恩的奔走和劉銘傳的支持,最後由淡水海關提撥佛銀(墨西哥幣)一萬元作為賠償的。

海關洋員的人情 V.S 馬偕博士

「時時有人問我為什麼我們不用小馬或驢子去旅行。我也曾經用過驢子,而所得的經驗並不很好。在客棧或教堂裡沒有馬廄,沒有給牲畜吃的東西。在時間上也毫無利益,因為必須顧一個苦力以運食物和衣服。用驢子而節省的時間,仍舊因苦力而喪失。

那匹驢子是要離開台灣的一位稅官專員送給我的。我們叫牠為驢仔( Lu-a ),學生們在淡水和牠玩的很有趣。某一天,我們打算到相距五哩的一個教堂去,把驢仔牽出來用,當時因為該處有盛大的典禮,我騎了驢子而領路先行,學生們跟在後面,看到一個宣教師騎驢子而覺得新奇。一路上都很順利,可是後來到了一條狹窄的木板橋,架在 12 或 15 呎深的急流上,橋面的闊度不過三呎,驢仔忽然站住了,將前腳向前擺著,耳朵向後逆豎而不動。軟哄強迫,都不見效。我不得已下來拉牠。學生們考慮這種情勢,以為可以從後邊推牠走,其中一人抓住了驢仔的短尾巴;可是仍舊枉然。驢仔怎麼也不動。我們互相商議,討論許多方法。我以為驢仔也許改變了心意,就再試一回,拉住韁繩,盡力拖牠。可是它用前腳更穩固地撐住,並且開始怒踢,以至後面的那些學生都散開了,我卻仍舊在前面拖著。於是驢子張開嘴巴而叫了起來,發出了學生們從未聽見過的怒聲。這種情景非常新奇,驢仔用腳踢的那麼快,學生都大喊說:「趣味!趣味!」,倒在地上,笑的要命。

可是驢仔還是勝利了;尤其使我們覺得屈辱的一點,是我們之中的一人就差不多能抱牠過河,它實在是很小啊!在這種爭持中,我們浪費了一個半鐘頭的寶貴光陰。以後我不再用這種交通工具了。」

--< From Far Formosa >

▲馬偕博士在淡水醫館皆聘海關醫員為主治醫師,本照片左側是
Ringer,與馬偕博士和其助手在偕醫館開刀房進行手術。
▲今日保存在淡水的滬尾偕醫院館是北台灣醫院發源地,曾有五位海關醫員在此服務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