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館簡介 服務時間 行政 淡水開講 從馬偕博士說起 姑娘樓 小白宮
日本時代的淡水稅關

馬關條約台灣割讓給日本後,淡水洋海關和台灣一樣,命運有了變化。

1895年5月28日,日人初代海關長野村才二,隨台灣總督樺山資紀搭「橫濱丸」抵淡水港外,但因形勢紛亂而改泊基隆。6月9 日,日軍入淡水,並入海關署設「淡水事務所」。當時洋海關仍有末代稅務司馬仕(H﹒B﹒Mose 美籍)在執行職務。日方派書記官島村久至海關要求移交。不料馬仕稅務司卻表示「淡水、雞籠、台北所使用之土地房舍均屬英人赫德私產,並非清國官有者,如日方需用之,可依相當代價出讓(6月13日通知)」。因清代台灣的海關業務是一種形同包稅制度下執行的,所以房舍地產等都登記為清國總稅務司赫德(Robert Hart)所有。

處理此事日人雖有爭執,但因估得淡水、雞籠和台北稅關之財產約需五萬佛銀,加上部分財產之登記有問題,因此難以照辦,遂採強硬態度毅然接收。6月17日重新開設淡水稅關。8月5日台灣總督府民政局署名通報馬仕稅務司,32年之久的淡水洋海關終告結束。

當年日人關務仍沿舊制,在淡水、基隆、安平、打狗四港設關。翌年,日人將與締約各國所定關稅之條款施行於台灣,公佈海關官制,設上述四港及台南等五海關,以淡水海關長兼司基隆關,安平海關長兼司台南、打狗二關。1909年廢安平海關,改為分關屬淡水所轄。1911年台灣採行與日本本國相同之關稅制度。淡水海關設於淡水港口,又在台北大稻埕設立海關辦事處,1916年大稻埕辦事處升為本關,淡水港口為分關,淡水海關逐漸沒落,1921年本關移至基隆,淡水成為基隆分署了。至此,淡水海關風光歲月已告終結。

其實,淡水的海關是隨著淡水港務而興衰的,淡水港之貿易額在 1887 年達到頂點,佔全台74 ﹒ 9 ﹪,而1903年開始其地位已為基隆港所奪。

日本領台後,為台灣帶來了一連串的建設,作為淡水港門面的海關關署自不例外,現代化的石砌淺水碼頭、職員宿舍,特別是兩棟規模宏偉的大倉庫。另外,台灣銀行淡水辦事處也進駐在關署旁,與英國領事館,三者形成一繁忙的港務區。

但是在埔頂的前清稅務司官邸,卻有不同的命運。

赫德是誰?

清國的海關業務是 1854 年在上海開始委託外國人辦理,五年後西洋的稅務司制度正式成立。清國海關第一位總稅務司是李泰國 (Lay, Horatio Nelson) ,原是英國外交官, 1859 年任上海江海關稅務司時,由南洋通商大臣派為總稅務司。 1861 年清國成立「總理各國事務衙門」 ( 即外交部 ) 時正式任命。李泰國行徑囂張,後來因「李阿思本艦隊事件」被清國撤職。 1863 年清國再任命清國海關廣州副稅務司,赫德為總稅務司。

赫德 (Hart, Sir Robert) 字鷺賓,出生於愛爾蘭,二十歲不到就被英國派到清國當外交官。繼李泰國任總稅務司後,開始制定一套由外國人管理的海關制度,控制了清國政府的財政收入,從而干涉清國的外交、內政,也獲得朝廷的信任,而參與清國與西方國家的各種交涉,如協助李鴻章訂定《煙台條約》,和解決中法戰爭的《中法新約》等。

總稅務司也在他的經營下歷經擴展,總稅務司公署衙門不僅由上海至北京,以 1895 年為例已僱用西方人七百名,每年稅收 二千七百萬兩 ( 銀 ) ,翌年又管理清國的郵政。

清政府曾授予赫德太子少保頭銜。 1908 年海關總稅務司併入清政府稅務處,赫德請假回國,至 1911 年 9 月 20 日病逝後才卸職,任總稅務司達 48 年。

清國的海關是由赫德一個人負全責,它掌控的海關與清政府維持一種分開又各自獨立的關係。赫德從清國支領部份經費,承攬徵收海關關稅業務,但經費過與不足清政府不過問。赫德所需經費是從徵收的關稅中取得,而業務所需之土地之借入或購入,無論產權登記情形如何,均屬其個人所有,清國政府沒有轉讓或買賣的權利。換句話說清國甚多海關所屬之不動產均為赫德私人產業。

因此,日本接收淡水海關時,淡水海關長馬仕就是表明淡水多半海關附屬不動產都是英國人赫德之私產,他自己以赫德代理人身份,準備與日本政府商量買賣事宜。如淡水地 18 號土地 ( 就是海關小白宮 ) 就是赫德代理人淡水海關長馬仕名義所購買,並登記在英國領事館英國人財產帳冊內的。

▲日本時代稅關碼頭依然繁忙,以大陸戎克船(帆船)的往來
為最大特色,右側即稅關碼頭。
▲大稻埕為淡水內港,日本時代稅關設有辦事處。1916年曾升為全
台本關,今日台灣關稅總局仍在大稻埕(今鄭州路)。